血气既衰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分明报应 > 正文内容

锈迹零落(一)_故事

来源:血气既衰网   时间: 2020-10-16

  小时候我就随着父母来到了内蒙,这里不是我所向往的无垠的草原,那只是一个为了赚钱的都市而已。 在那也许不是为了玩乐,而是为一家人的未来做铺垫罢了。我那是还不懂得什么事辛苦什么汗水与泪滴,只是为了满足的想要玩的一切一切。爸爸的肩膀上扛着一家人的幸福,爸爸的腰也在那时压弯了。父亲每天早出晚归的,母亲尽量在晚饭时给父亲补充能量,使父亲明天更有力,更能撑起整个家。也许是漂泊异乡,我总是把孤独寄托在晚归的父亲身上。我总是期待着父亲手里的零食,可却总忘了他那累弯了的腰。我现在只想为我当时的幼稚与天真说一句“对不起”。
  
  那时候我们租在一间小小破破的房子里,它坐落在北边,靠南朝北,散发出一种厌恶的气息。当时的我很任性的谩骂着这间房子。当时的妈妈只是蹲下摸了摸我生气的脸对我微笑说:“这里只是一次中转站,我们的家在南方 。我们今天住这间房子是为了终点站的快乐!”说完母亲就把我拉进怀里。指着那遥远的南方的家。我们在繁华的都市显得很不起眼,但却是那次我真正成长了。也真正接受了这次别样旅程。
  
  在这次旅程中,作为一个异乡人。我很孤独彷徨,但却在这中间擦出一种梦幻般的快乐潇洒。在回忆中曾经有两个人,是我最大的回忆。现在在才想起却只是像火柴人一样没了面孔轮廓。我只有在想象中去创造他们最真实的面孔。
  
  大庆,是两人中的一人。他在我记忆中永远都是睡觉全身抽搐什么原因?很小心眼的,虽然他小气。但也很仗义,他总是拿着他那破破小小的积木和我搭建属于我们的天地。大庆来自山东,他的妈妈虽然也很小气但是对我就不一样了。那是我没有什么伙伴,所以交到朋友就十分高兴。只要没事,我都会找大庆去玩。他也总是叫我去他家吃饭玩耍。印象中大庆妈妈总是会包小巧的甜饺子,因为小也很省事所以她总是包很多很多。然后放在水壶中煮上几分钟。我们坐在凳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等着炉灶上的水壶。然后几分钟后饺子出锅了。我们抢着打着,很是热闹。大庆的妈妈总是把所有的饺子让给我们,让我们在欢乐中吃完。
  
  高阳,他人很好。他是本地人,但却没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俗气。他并没有看不起我是外地人,而总是和我分享着他的玩具。他的玩具很多。那是他就像是富豪,让我充满了向往。他,我,大庆我们总是拿着高阳手枪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也许在现在的小朋友眼里我们也许很傻,也很2吧。现在的小孩子一人拿着平板,在游戏中寻找属于他们年龄的活泼。有一次,高阳的玩具丢了。我们大家伙都帮着找啊找。我找了一圈也没能找到。我气喘嘘嘘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我擦着汗。我下意识的摸了摸石头,突然我抓到什么硬硬的东西。我瞪睛一看然后冲着高阳大声喊:“你的玩具找到了”
  
  旅行的日子平平凡凡但却不失惊奇。一天早上,我本想去找大庆玩的。可是当我一只脚刚踏出家门,就被我妈叫了回来。我气愤的冲妈妈喊:“干嘛妈,我要去找大庆玩。”‘别急嘛。一会再去。“妈妈冲我笑笑说。当时我还不知道妈妈的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常见的有哪些意思,就一个人坐在凳子上等着等着。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一会儿,大庆和阿姨就来了。我妈妈也看见了,阿姨向我妈使了个眼色。当时我也看见了,也很奇怪。但由于当时年纪还小,就把这个念头从心底掩埋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这次是个大大的阴谋。
  
  我们四人牵着手走在去陷阱的路上。我们来到一个小院子了。院子很大,有几百平方米。院子被涂满天蓝色,院子里种满了爬山虎。爬山虎爬满了房顶。 这个院子让我感觉很是清新。妈妈看见我的样子也得意的笑了笑。我们来到屋子里,从里面走来一位年轻的女士。她带着微笑对妈妈说了几句话。然后妈妈就在我神游的这段时间内离开了。过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发现妈妈不见了,我就很着急。泪珠和着委屈从眼角流了出来。那个年轻的女人拿出纸巾帮我擦了擦泪。她拿出许多玩具让我玩,我也不哭了。我就这样玩着玩具,把妈妈失踪这件事上忘记了。
  
  到了后来我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虽然知道妈妈骗了我。我也没有怪妈妈。可能是幼儿园给我一种新鲜感吧。一切的记忆仿佛还在昨日。幼儿园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每天到学校就是玩。不是玩游戏就是吃零食。也交了很多朋友。虽然现在都忘却了。但是那份感觉仿佛还在。不停的转啊转。依旧在我的脑海里。幼儿园的那个女人。我现在不记得什么样子了。感觉她长得很好。给我一种温暖的样子。现在我不知道她在哪。还有没有当老师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活着。现在对于那个幼儿园的最后一点点记忆就是那堆玩具了。哪些玩具有点破了。<安阳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好br>  
  高阳和大庆。我们就仿佛是刘关张。小时候的我们每天过着属于我们的生活。我们每天扮演着各种这样的动漫人物。我们打打杀杀。那时候真是天真。没有现在的各种虚情假意。玩累了就去各家偷点零食和饮料分享着吃。每天换着花样的吃喝玩。每天都有每天的精彩。每次吃完饭我们都约在一起商量玩些什么。我们最喜欢玩打架的游戏了。他们俩总打我一个。可是却怎么也打不过我。我们打完架总是躺在一片干净的菜地美美地睡上一觉、或许会被父母大骂。又或许会着凉感冒。可终究很快乐。
  
  现在他们在哪我已经不知道了,他们或许会忘记那段短短的时光。可我依旧真心的祝福他们。祝他们永远快乐!
  
  小时候母亲常常带着我们姐弟俩骑着三轮车。去建筑工地拿砖块。换小布丁吃。那种味道很甜很甜。一直萦绕在心头。我家后边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坑。那里没有很多的树。我总是在那玩。去那里抓蛐蛐。似乎总也玩不够。记忆中的那句”12345、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着。打到小松鼠。“不知道真的还是假的。那个坑周围没有人烟。听母亲说似乎是个废坑。还劝解我说。不要去。那里有妖怪。会吃人的,以后看见这坑也只是浑身哆嗦一下。就不去看了。现在想想那坑或许没有要人命的妖怪,只是母亲怕我受伤罢了。或许小时候被这谎言骗的。脑子里没有这坑的大概记忆了。只有这一点点罢了。哪些蚱蜢。哪些树。这些模糊的记忆。
  
  母亲从我小的时候就开始收集我的东西。听母亲说是想让我以后的小孩驻马店市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看。我总是笑母亲想得可真远。听母亲说她收集了好多我的东西。可是都被弄丢了。或者是坏了。我印象中母亲收集我的东西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已经被父亲弄丢的小勺。和小时候我盖的毛毯。那小勺长得宽宽的,没什么花纹。很普通的一个。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勺被母亲宝贵的珍藏着。不知道哪一天被粗心的父亲弄丢了。现在还听母亲常常骂父亲粗心。而父亲也不好意思的笑笑。
  
  房东老太太是个胖胖慈祥的老人、总喜欢嘴里嚼着麻子。手里还抓着一把。当时她总是把我抱住。给我硬塞一口。我吃不惯麻子的味道总是吐了出来。而她总也摸摸我的头。慈祥的笑笑。她总是戴一顶白白的小帽子。每天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嘴里还念叨着什么。我只是每天拿着一个小板凳痴呆呆看着这个神神秘秘的老婆婆。
  
  房东老爷爷是个古怪的老头,我没见过他笑。总是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仿佛就像地狱来的。身上总散发着一股冷气。小时候的我对世界总是充满了好奇。想琢磨透。就像个好奇宝宝。有次我对铁钳有了好奇感。想看看它能不能把铁丝绞断。于是我就带着它去剪一根铁丝。我使劲得摁住它。可就是弄不断。”孩子。弄不断的。“我扭头看看谁在说话。可是下一秒我就丢下手中的钳子。赶紧跑进屋。把房门拴上。靠在门上气喘吁吁的说”吓死我了,这房东真可怕。“ 对于这个房东爷爷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有这简简单单的一幕了。或许他并不可怕。只是当时作为小孩子的想法罢了。
  
  以此来纪念那些人。第一章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wwmvs.com  血气既衰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